最新网址:www.xianqihaotianmi.inf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 这算什么神医
    “你说是被逼的?”窦万斌冷冷地盯着他,一脚踹在他脑袋上。

    平头立即惨叫了一声,在地上打滚说:“是的窦少,都是您弟弟让我这么干的!”

    “你说窦千里那个家伙?”窦万斌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了。

    平头跟班连忙点头说:“是,是他的意思。”

    “那又怎么样?你是我的跟班,竟然敢给他办事,调包我的翡翠!”窦万斌冷冷的说道:“你们愣着做什么,给我打!”

    “是,窦少!”一群跟班立即出手,包围住平头,一顿毒打!

    没一会儿的功夫,平头就奄奄一息了。

    眼看要出人命,那些跟班才停下来。“窦少,再打这家伙就要死了。”

    “哼,死了更好!”窦万斌气愤地说道。

    看着现场众人的目光,他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只是要他就这么离开,却又十分的不甘心。

    看了一眼林霄,他说道:“你别太得意了。就算我的翡翠戒指不是真品,你也配不上赵小姐!”

    “赵小姐,你和这个小子在一起,是绝对不会幸福的!”

    “用不着你管。”赵婧不高兴的说道。

    林霄微微一笑,说道:“你所谓的幸福不幸福,就是看有钱不有钱是不是?”

    “那不然呢?”窦万斌冷笑道。“难不成看你的嘴巴甜不甜?”

    “物质条件的匮乏,可不是你嘴甜就能变好的。”

    “说得有点道理,但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没有充足的物质条件呢?”林霄呵呵一笑,朝着医馆内看去。

    只见夏顽石带着一群年纪不小的老家伙们,还有一群青年人,一起朝着门口走来。

    不少人纷纷让道,问候:“夏神医。”

    “夏大师。”

    “大家让让,夏大师来了。”

    “多谢各位让道。”夏顽石微微笑了笑,表示感谢。

    看见他,窦万斌脸上露出笑容,走了过去说道:“夏大师,您还记得我吗?”

    “上次您去我家给我爸治病过。”

    “哦。”夏顽石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看过的病人实在是太多,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你是谁。”

    “呵呵,没,没关系的。”窦万斌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

    林霄笑了起来。“看你的表情,可一点都不像是没关系的样子。

    “你,你小子有什么好笑的,夏大师恐怕连见都没有见过你吧。”窦万斌咬牙说道。

    却不料这个时候,夏顽石一脸热情的表情,走到林霄的身前说道:“林神医,您来多久了?”

    “真是对不起,刚才来的人太多,一直到现在才来门口迎接您。”

    “刚来没多久,夏老哥就不用和我客气了。”林霄笑着说道:“什么时候开始?”

    “林神医,您想什么时候,咱们就什么时候开始。”夏顽石立即说道。

    林霄微微点头。“那就现在进去吧。”

    “是,林神医,您请里边来。”夏顽石立即转身带路。

    现场众人一片哗然,“夏大师等的人就是这个小伙子?”

    “他就是那个传闻中的神医?医术比夏神医,还要高超好几倍?”

    “不会吧!怎么看,他也才二十岁出头呀!”

    “难不成是驻颜有术?所以看起来特别年轻!”

    “你原来这么大本事呀?”一旁跟着的赵婧,此时也不免诧异。

    林霄微微一笑,说道:“还行吧。”

    “这还只算还行?”赵婧哭笑不得。

    知不知道夏顽石是谁呀?

    他身边的那些老家伙,可都是中医界的高人!

    这些人齐聚一堂,只是为了等林霄一个人!

    传出去,别人就算不把她当做神经病,也会把她当做是骗子!

    谁相信啊!

    看着他们走进医馆内,窦万斌的脸色一阵发青,一阵发紫,十分的难看!

    “窦少?”几个跟班低声问道。

    窦万斌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地叫道:“叫我干什么!”

    “窦少息怒。”跟班连忙低头。“二少爷好像来了。”

    “嗯?”窦万斌愣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街道上停下来一辆黑色轿车。

    轿车门打开,一个和他长相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显得更为年轻的男人走了出来。

    窦万斌的脸色立即阴沉下去,朝着那个年轻男人就骂道:“该死的东西!是你指使我的狗,给你调包了我的翡翠戒指,是不是?”

    “大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年轻男人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他。“什么翡翠,什么戒指,又是谁调包的?”

    “你少给我装蒜!这狗东西都交代了!”窦万斌指着鼻青脸肿的平头说道。

    窦千里瞥了一眼,呵呵一笑说道:“大哥,你也说了,这只是一条狗而已。”

    “狗能说人话吗?就算能说,狗的话你也信呀?”

    “你!”

    “好了大哥,我来这里找赵小姐,可没功夫和你闲聊。有什么事情,你直接拿证据来,只要能证明,我一定给你认错。”窦千里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说道。

    窦万斌气得脸孔涨红。“就凭你,也想追求赵小姐?”

    “大哥,不是我这个当弟弟的瞧不起你,论追女人,你还是差了点。”窦千里得意一笑,带着人就往医馆内走去。

    窦万斌闷哼了一声,盯着这伙人的背影,眼眸发沉。

    哼,你小子就得意吧!

    “窦少,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一个西瓜头跟班问道。

    窦万斌冷笑道:“有什么好做的?看这小子和那个小子怎么斗!”

    “这么精彩的好戏,可不能错过。”

    “走,我们也进去!”

    “是,窦少。”众多跟班立即跟着他进入医馆。

    此时,林霄已经坐在了大堂的正中央位置上。

    “各位,都静一静。”夏顽石看着下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有些激动的笑道:“这位就是我特意请来的林霄林神医。”

    “别看林神医年纪轻轻的,但要是论医术,十个我也不配和林神医相提并论。”

    “所以,请大家珍惜这次听讲的机会,认真学习。不然以后想再听,可就追悔莫及了。”

    “这算什么神医啊?”突然,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站起身来,盯着林霄冷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