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xianqihaotianmi.info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逃亡,然后捡到女高中生 第二百七十二章 兖州见闻(急)
    “切磋……”小二听到这个问题,表情微微变得严肃了几分道:

    “客官您这么问,想必也是知道兖州是禁止私斗的吧?”

    不止林镖头,连商人父子也都点了点头,因为兖州本身就是抵抗魔教妖人的前线,自然禁止内部私斗,不过……

    “我记得去年来的时候,应该还有试剑台才对。”林镖头皱起眉头道,“之前我们经过玉门的时候,玉门的试剑台也还在……”

    “嗯,这个倒是还有,就在济宁城中,数量还不少,玄君还有各大派的长老也会偶尔放一些资源,供晚辈竞争。”小二立刻回答,林镖头却是皱眉道:

    “你的意思是别处都没有了?”

    “嗯。”小二点点头道:“主要是因为这《玄君秘经》传开后,兖州的武林人士便已经不全是宗师境,很多新人收不住手,即使在擂台上也容易发生事故,济宁有几位百草堂的老前辈坐镇,还有前来学习《肉芝延寿法》的太医署医官,就算发生意外也来得及救人。”

    林镖头闻言,也不再多问,老商人是个人精,当即道:

    “反正我们的目的地也是济宁城,林镖头若是手痒,不妨也去试试。”

    “正有此意。”林镖头点了点头,几人又问了一些关于兖州的变化,待到下面的人手也都吃饱喝足,便再次踏上旅程。

    今年的兖州比起往年要安稳不少,至少这一路上并没有跳出有一个不知从哪来的魔教妖人,往年少说也要折损三成的仆役今年也是一个没少,仅这一条,便足以让车队中的人意识到兖州的变化。

    这一路走了三天时间,济宁城也终于出现在了视野之中,还是那高耸的城墙,还是那严阵以待的士兵,但是今日的济宁,与往年也不尽相同。

    本应空空荡荡,大多数时候都处于紧闭状态,哪怕开门也会有严格审查的城门此时完全大开,时不时就能看到身着黄袍的武林人士进进出出,虽然比不上内九州的州府所在之处那般繁华,但也已经有了几分复兴的架势。

    老商人从中段的马车上走下,在两位镖师的护送下来到最前面,将路引和商队凭证递给对方,打算如同往年一般和守门的除魔司官兵交涉时,却听对方用略显兴奋的语气道:

    “丝绸如今正是紧俏货,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有没有相熟的商铺?是否需要官府帮忙联系买家竞标?”

    “不,不用了!”对于这除魔司小兵的话语,老商人一时间有些适应不过来,有点茫然地道:

    “我们这就可以进去了?不用过检?”

    听到老商人的问题,除魔司官兵笑了笑道:

    “如今已经不用医官详检了!修行了摄魔拘邪心法的武者对于魔气的感应能力比起医官的外部检查要可靠的多,既然他们没从你们身上发现魔气,医官也没法做到更多,当然了,入城后还是老规矩,明白吗!”

    “当然,当然!”老商人点了点头,立刻招呼着车队进城,大批丝绸到货的消息几乎立刻传遍全城,还没等车队完成卸货,就已经被各路挥洒着银票的江湖人和经销商所包围。

    见有除魔司的官兵维持秩序,这边暂时用不上镖师,林镖头和老板打了个招呼,便按照记忆和路人的指引,一路来到了一处试剑台前。

    此时擂台上正站着一个大约二十八九的青年,身穿带兜帽的淡黄色丝绸披风,面容俊美,肤色莹白如玉,放在江湖上,就算功夫稀松平常,也至少能得个“玉面公子”之类的美名,不过这些日子以来,林镖头对于这种外表已经见得多了,那玄君秘经似乎和《广寒宫》的素女心法一般,能够改善修行者的外貌。

    作为一个老江湖,林镖头没有立刻上擂,而是侧耳倾听,果然捕捉到了一个有趣的消息——

    “看样子这‘天魔手’的主人已经定下了啊!”

    “天魔手?”林镖头上前几步,一副自来熟的模样道:

    “老乡,我这刚来兖州,伱说的天魔手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是这擂台还有彩头?”

    听到他的问题,那路人也立刻来了兴致,众所周知,好为人师是人类的天性,见到外地人,他很自然的就带入了本地人的骄傲中:

    “兖州试剑台有彩头已经是老传统了,只要能成为擂主,并且连胜十场,就能把彩头拿走,不过这次不太一样。”

    “哦?”林镖头适时地摆出一副好奇的表情,那本地人立刻乐呵呵的道:

    “玄君你知道吧?传说是几百年前机巧宫的传人,他当初就是靠自己打造的一身铁甲,在青州七进七出,杀得魔崽子片甲不留,这才闯出偌大的名号,在济宁城开宗立派,这天魔手就是他打造的一对拳套,你可别当它是普通的兵器,这玄君打造的兵器都是有灵性的,说是神兵利器也不为过!”

    “那上这擂台有什么条件吗?”林镖头顿时来了兴趣,江湖人对于神兵利器的追求那是刻入骨子里的,为了一件好兵刃而放弃原本所学兵器的例子也不在少数,更何况他本就是精通拳脚的类型。

    那路人闻言,只是摇摇头道:

    “试剑台以前倒是没什么规矩,不过今年因为有不少菜鸟,所以专门把擂台分成了玄黄两类。

    “黄擂宗师不得上场,乃是新人较量切磋之处,彩头也大多不怎么名贵,只是一些修行资源一类。

    “而此处则是玄擂,理论上任何人都能上台挑战,只是若是未至宗师就上场,恐怕也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当然,若是有年青一代想要向宗师讨教也不是不行,但这种挑战是不计入守擂次数的。

    “毕竟裁判和观众也都不是瞎子,尽没尽力,有没有偷奸耍滑自然也都在眼中,若是有人想骗取彩头,基本也就别想在这济宁城混下去了。”

    林镖头自然能听出这路人话语里的警告,但他却完全不在意,而是将视线投向擂台之上,待到裁判询问“是否还有人挑战”的时候,立刻脚下发力窜上擂台,笑着道:

    “我来!”

    没人抬杠,好无聊啊……

    (本章完)